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袖中奇缘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10:55:34 阅读: 来源:保温涂料防水剂厂家

尚秀才平时在街上摆摊,帮人写写书信,读读家书,卖些字画什么的。没事的时候,还喜欢拿着一本书坐在那里读。尚秀才今年二十有二,和阿秀家是邻居,两人从小青梅竹马,情投意合。阿秀是宜春院的歌姬,长的美艳动人,可惜家境贫寒,被父亲卖去了宜春院,但是她歌声动人,在宜春院里也只是卖艺不卖身的。阿秀和尚秀才两个人十分恩爱,私定了终身。京城里有个窦王爷,喜爱喝酒听歌看舞作乐。府里的歌姬舞女早已看腻,这日,正在听着歌,看着舞,突然摔起东西来,说是早就看腻了这些,也没什么新鲜的东西。于是,下人为了讨好他就介绍说,宜春院的阿秀,据说歌声犹如天籁之音,甚是动听,何不将她叫来。王爷命人请来了阿秀,阿秀的声音果然婉转动人,王爷喜欢不已,听得如痴如醉。于是就将她留在了府中。王府守卫甚严,从此尚秀才和阿秀两个人近在只咫,却犹如远在天涯。

一天,尚秀才在街上刚摆好摊位坐下,远处便来了一个道士,道士看秀才旁边有个空位,便准备坐下,这时,另一个中年男子趁机将自己的担子放在了空位上。道士气愤不已,说:“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吧?”可是那大汉眼一瞪,说道:“怎么了,我占上了就是我的了,你不服?找打啊。”说着便举起了拳头。尚秀才看罢,见那位道士年纪已大,便连忙上去拉住那个大汉,说:“哎,大哥,不要和老人家一般见识,大家都退让一步吧。”然后,将自己的摊位又往一边挪了挪,让那个中年男子和道士分别在自己的两边坐了下来。道士坐下后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这天一大早,尚秀才就跑去城隍庙,跪在菩萨面前,:“菩萨啊,我和阿秀情投意合,可是现如今如远在天涯,不得相见。求菩萨保佑阿秀平平安安,让我们早日相聚啊。”说罢,在菩萨面前磕了磕头。正在这时,有个人哈哈大笑起来,说道:“真是可笑啊,明明就是一墙之隔,却说是远在天涯。真是太可笑了。”尚秀才抬头一看,见是前几日的那个道士,连忙拱了拱手叫道:“道长。”一会儿,一个人从后面走出来大叫到:“你这个臭道士,看你是游方僧人,可怜你便让你借宿在庙里,你竟然在香客面前胡言乱语,看我不报官,将你抓走,赶出庙里。”说着,还举起了手准备打那道士。道士连忙用手护住头,表现出好像很害怕的样子。秀才拉住那个人说:“哎,算了,没事的。”那道士却说:“秀才,你还是让他打我几下吧,要不然他一生气将我赶出庙里的话,我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。”看起来,那表情很是委屈。秀才走到道士跟前说:“道长,我家有茅屋两间,你要是不嫌弃的话,就请你去我家里暂住吧。”道士一听满意地说:“住还不行哦,还要管吃的,一日三餐均不可少。”那个人一听气愤地说:“相公,不要理他,这个人不知好歹,得寸进尺。”尚秀才笑了笑说:“锦衣玉食没有,但是粗茶淡饭还是可以的。”说罢,便和道士一起准备离开。那道士一回头,手一挥,刚才那个人便腾空飞起,双手抱在了屋梁上。那个人吓的大叫:“相公,救命啊。”尚秀才一看连忙拉住道长:“道长,还是放过他吧。”那道士拉住尚秀才就出门,说:“这种势利小人,活该如此。”两人刚走出门,那个人便从屋梁上掉了下来,一屁股蹲坐在地上。

尚秀才和道士正在喝茶,却唉声叹气起来,道士询问其原因,尚秀才一五一十地将他和阿秀的事情告诉了道士。道士安慰他说:“哎,人家在王府吃香的喝辣的,穿金戴银的,估计早把你忘记了。即使她不嫌贫爱富,可是人家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样呢,并不思念你呢。”秀才一摆手说:“不会的,阿秀不会这样的。她不是这样的人,她一定还记挂着我的。”道士又说:“那我当真要去看看,天下竟还有此等痴情之人?”尚秀才一听悲哀地说道:“那王府戒备深严,岂是你我可以随便进入的啊。”道士一听哈哈大笑起来,“上天入地都不成问题,何况一个小小的王府呢。”

第二日,那道士便早早地来到王府。在门口看见把门的守卫便问,“这里是王府嘛?”守卫一看道士衣衫褴褛便不屑地说:“是的,你什么事啊。”道士也不吱声,一只手放在身后大摇大摆地直接走进门去。守卫连忙上前拦住说:“哎,王府岂是你随便想进就进的啊。”道士生气地说,“我这游方僧人,什么破屋寒舍,皇宫王府的对我都是一样,没有不能进的。”说罢手一扬,两个守卫便便像是中了迷幻药一样,晕晕沉沉地倒在了地上。道士径直走进去,太监王公公看见了,连忙大叫:“来人,拦住他。”可是那些人还没走进那道士,便都瘫软在了地上。道士走到王公公身边说:“哎,我只是来王府看看,何必大动干戈呢。”王公公恼羞成怒地说:“王府岂是你想看就看的。”道士从袖子里拿出一锭金子在王公公面前一晃,“拿上它,带我游览一遍王府,可好啊。”那王公公一看见金子,两眼放光,连忙收下金子,频频点头。急忙让开路,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在王府逛了一圈,道士发现了阿秀所待的房间,正要走进,王公公便拉住他,道士不耐烦地说:“哎,真碍事。”然后袖子一扬,王公公便被吊在了一棵大树上。阿秀此时正在房间,黄妈拿着饭菜进来,看昨天送的饭菜在桌子上还纹丝未动,便坐下来说:“你就不要想太多了,进来了王府是很难出去的。什么事想开了就好。”阿秀说:“我和尚秀才两个人亲梅竹马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,我们都已经私定终身了。”黄妈安慰说:“你记挂人家,人家不见得还记着你啊,你的痴情谁知能不能换来他的真心啊。”阿秀听后连忙说:“不会的,他不是那样的人,还会想着我的。”黄妈又安慰说:“在这王府里,锦衣玉食,何必还想着和他过那清贫的日子呢。”可是阿秀却摇摇头:“即使是怎样的荣华富贵,我也不稀罕,只求和尚秀才两个人能够平淡地生活。”那道士没有开门,径直穿墙而入,然后隐身在黄妈和阿秀的旁边。刚才黄妈和阿秀的对话,他一字不落地全部听在耳中了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然后便离开了。

道士离开后,王公公告诉了王爷今天所发生的一切,王爷一听,极其愤怒地说:“那不就是位神仙嘛,说不定是来点化我成仙的,你们居然坏了我的好事,快去找到他,把他给我请来。”

道士回家后,告诉尚秀才说:“我还真是看错了人,你真是慧眼识珠啊,阿秀果然是个痴情人。”

第二日,王公公抬着轿子,带着下人来到了集市上。看到那个道士,连忙说:“老神仙,我有眼无珠,怠慢了你。现在王爷让我请您回去。”道士一听不屑地说:“拿出昨天那锭金子。”王公公放在手中,金子瞬间就变成了一只小老鼠。道士又说:“昨天,我拿一个老鼠变的金子就已经游览了整个王府了,等过个三年五载,我来了兴致再去吧。”王公公一听连忙跪在地上哀求道:“王爷说今日不能将你请回去就砍了我们的头,求求你了。”说罢,不停地在地上磕头作揖。道士一看挥挥手说:“罢了,我去就是了。你们前面先走,我马上就来。”王公公有点犹豫,可是还是连连点头说:“那我们就在前面恭候大驾了。”说完带着人抬着轿子离开了。他们走后很久,道士拉上尚秀才,要他一起去王府,可是尚秀才却说:“王爷请的是你,又不是我,怕是我进不去啊。”道士一听说道:“你若是不嫌弃,就委屈你来我的袖子中吧。”尚秀才一听笑笑说道:“我七尺男儿,怎么能到你那小小的袖子中啊。”道士听完也不吭声,只是袖子一扬,便见那尚秀才变成小人,进入到了袖子中。

这边,王爷大摆宴席,歌舞升平,宴请道士。同时还叫了阿秀来唱歌,可是阿秀心情郁闷,唱的歌很是哀伤,王爷十分不悦。于是道士就说:“还是我请几个九天仙女来给王爷助助兴吧。”说罢袖子一挥,便从天而降几个仙女,来到王爷面前载歌载舞。而阿秀已经站在一边等候差遣。这时,道士趁王爷不备,袖子一扬,阿秀就被装入袖子中。阿秀在袖子中的王府里,到处与雾缭绕,走着走着,便看见了尚秀才,两人拥抱在一起哭泣,不依不舍。阿秀告诉尚秀才,自己刚刚发现已经怀孕三个月了,在这王府里,怕是容不下我了。尚秀才听完说道:“我们现在就成婚,无论怎么样,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娘子,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。”然后,两人拜堂成婚。没一会儿功夫,突然出来几个人,拉起阿秀便将她拉走了。

尚秀才回到家,一直闷闷不乐。祈求道士让他和阿秀能够团圆。可是道士却说:“我即使将她救出,可是王爷权势遍布,即使你们逃到哪里也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再说那阿秀,怕王爷发现自己有身孕,孩子不保,所以骗人说自己的嗓子坏掉了,不能再唱歌了。所以王公公将她打发到杂役房做些粗重的活。阿秀过的日子很苦,吃不饱穿不暖,可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一直在忍受着,等待着和尚秀才重逢的日子。又过了几个月,阿秀到了生产的日子。道士叫尚秀才去找个看孩子的人,尚秀才把自己远在乡下的婶娘叫了过来。然后道士去到王府,见到阿秀,见阿秀所待的屋子四面透风,不适宜生产,于是将她收到自己的袖子中,将孩子生了下来。然后回到尚秀才家中,从袖子中取出了刚刚出生的襁褓中婴儿。随后,换下了阿秀产子的带血的道袍。尚秀才看着自己年幼的孩子,祈求道士能够让她再和阿秀见上一面。道士说:“我死后,你们便可以相见了。用不了多久,明日我就死了。”尚秀才一听,说:“如果我们的相见要以你死为代价,那我们还不如不见啊。”道士笑了笑说:“那王爷每日找我麻烦,让我帮他修炼成仙。我不死也没办法啊。”尚秀才说:“那你可以离开这里啊。还去云游四方。”道士说:“我走的话,他也不会放过你的。他会来找你的麻烦的。死怕什么,生即是死,死即是生。”然后还拿出了一本医书和那件带血的道袍,说:“你好好看这本书,将其看透,行医救人,这件道袍,用来煮水,可以包治百病。相信不久你便能和阿秀相见的。”

第二天,道士又被王爷请进王府,王爷问:“老神仙,你什么时候才渡我成仙啊。”道士笑笑说:“我马上就要死了。”王爷一听哈哈大笑说:“神仙怎么会死呢。”道士没说什么,拿起一坛酒喝完就栽倒在地上,一命呜呼。王爷看罢,愣在了那里。尚秀才将道士运回去,伤心地安葬了。后来过了几年,尚秀才开始行医治病,名声越来越响,成为了当地的神医。一日,王公公来请,说是王爷已经年过半百,府里的王妃好不容易才怀孕。现在又难产。听说尚秀才医术了得,特来请他去。尚秀才一听,开心极了。他仿佛看到了和阿秀重逢的日子。来到王府,帮助王妃顺利地产下了儿子。王爷感激不尽,于是就悬赏他黄金珠宝,不计其数。可是尚秀才看后并没有动心,而是对王爷说,“王爷,我要什么金银,我想在王府的歌姬舞娘当中挑选一位作为我的妻子。”王爷一听,那有何难,于是命王公公将所有的舞娘歌姬全部召过来,让尚秀才挑。尚秀才一个一个的仔细寻找,可是却没有阿秀的身影。于是,他跪在地上说:“王爷,我和那歌姬阿秀青梅竹马,求王爷放了她吧。”王爷一头雾水,王府那么多舞女歌姬,他哪里会记得哪个是哪个。于是就叫来王公公询问,“那阿秀歌姬,在哪里呢?”王公公说:“王爷您忘了,几年前,阿秀的喉咙不行了,我就差她去杂役房去了。而且,她现在年纪也年老色衰了,不适宜前来筛选。”王爷听后也说道:“是啊,这些舞娘歌姬当中,个个美艳动人,年轻貌美,哪个不比她漂亮呢。”可是尚秀才却伤心地说:“我不要什么年轻貌美的妻子,我就只要她,求求王爷了。”那王爷看他也情真意切,反正是杂役房的一个老女人,便赏给了她。

阿秀终于回到了家中,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和相公,一家团聚了。过了几日,尚秀才的儿子在门口玩耍,突然跑进屋里,拿了一封书信给尚秀才,说是门口有个人给他的。尚秀才问儿子,那个人长的什么样子,儿子说是一个道士。打开书信一看,里面有一行字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。尚秀才和阿秀都知道,那个人就是帮助了他们的道士。于是连忙跑去门口寻找,可是已经没了身影。后来,他们一家便平安地生活着。

定制

定做工作服价格

女工作服夏装

工厂工作服男装

工作服丝巾

销售工作服

职业装工作服定做

相关阅读